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花绕身旁

时有落花至 远随流水香

 
 
 

日志

 
 

董村记忆  

2017-02-09 22:21:13|  分类: 愚人走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每次路过董村,都有种“近乡情更怯”的味道。
    94年,第一年参加工作。父亲送我去报到,农用三轮车翻山越岭载我抵达大山里的村庄,好远。
    学校接纳了我,我却总想着逃离,去山外交通便捷的学校。
    两年后,调离。却生出了别样的离愁和不舍。
    此刻想来,如果人生是个坐标,董村的岁月就是那个坐标轴点。孩提时代和学生时代在坐标轴点的那一头,而工作之后的岁月就在坐标点的这一头。X轴是光阴在延伸,Y轴是我在光阴里行走的影子。
      摩崖石刻,是古迹。初见时,依稀看见石壁上有字迹,却没人告诉我由来。后来,字迹被描红,崖顶加了仿真石檐。水晶矿已被悉数开采,空余石刻作见证。学生送我水晶矿石一块,至今还保存着。二十多年的光阴过去,水晶矿石还是原来的样子。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时隔23年,再次坐落在老祠堂的石阶上。法国梧桐还是青春盛年的样子。捡拾起一片梧叶,和多年前随手捡拾的那片叶子一样,在阳光里翻卷。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溪水还是那么清澈,溪水中的每一方岩石还是原来的样子。如犀牛入水的大石头,是我曾经临水而坐的地方。阳光正好的下午,捏一本书溜出校门,在大石头上翻几页闲书,或者发发呆。有时,干脆脱掉鞋袜,赤脚伸进水里,像游鱼摆尾一样拨水花。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一边是流水的清溪,一边是依山傍水的人家。
   那时,也兼任语文课。教学生念“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总觉着“眉眼盈盈处”便是像董村这般的光景。
   兜兜转转,每一个角落都有回忆。
   悄悄回来,不吵醒往事,就当我从不曾远离。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村庄在变,通了环村新路,起了很多新屋。很多老房子还在,藤蔓攀附在斑驳的老墙上,小小黄泥屋依附在楼房边上。桥头的木板楼房,原本是在路边,如今,路基加高,二楼和马路相平了,而小小院落就被深藏了。
    村道边,砌了卵石的矮墙,很矮,起隔离带的作用。 是我喜欢的样子!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学校,还是那学校。低矮的泥房子被拆了,围墙修得很齐整。墙基没有动,还是原来的。教学楼旧了,西侧墙面斑斑驳驳,顶部沙灰脱离,黄砖裸露。看来,水泥楼房远远没有砖木房子经得起岁月的风雨,老旧得更快。
       操场也有模有样了,不再是当年的沙泥地。一个暑假,操场总是杂草丛生,比地里的庄稼长得还好。开学第一天,重头戏就是拔掉操场的杂草 。好在是沙泥地,下雨天也不泥泞,烈日下也不会如水泥地般灼热。操场四周,隔几米种一棵桂花树。月桂,花开得勤,寒冬腊月也能闻见淡淡的花香。夜晚,常常搬个藤椅在树下乘凉。
      住校的老师不多,孙老师,吴老师两户人家是常住的,再加我们几个单身的。进大门第一间是烧饭阿姨住的。除了教学楼是新的,其他都是旧泥墙屋。学生宿舍是两间旧教室,教师宿舍是一字排开的矮房子,多数是泥墙的。曾有外来人员误以为这是个养猪场,委屈死我们了。虽是矮泥房,但我们都用心拾掇,贴了墙纸,挂了花布帘,还有各色山花的点缀,房间倒也挺温馨的。
    英是代课教师,高中比我小两级。是个很有情趣的姑娘,绘画、摄影、登山、缝纫、烹饪……无数不能。和她隔墙而居,很开心。后来,又进了霞和燕。霞中师毕业,燕是我高中同学,来代课。小刘这个编外人员也经常凑热闹,在学校蹭饭。每次,我们都是抓阄吃饭。 买菜、 洗菜、做饭、炒菜、洗碗,抓到哪个就执行哪项任务。菜钱也是抓阄,1号1块,2号2块,3号三块,4号四块,5号5块。我常常抓到做饭和1元钱,偷懒又省钱,有福之人不用忙啊!比AA制好玩多了。
      晚上,有时聚在一起打牌,有时边打毛衣边看电视。冬天,还烧一盆炭火,烤火时还不忘煨年糕吃。看电视,烤火都在吴老师的大房间里。当年,我们称它为革命根据地。
       远路的孩子,也住校。人不多,大的初中,小的一年级,大大小小住一起,男一间,女一间。大的是哥哥姐姐,小的是弟弟妹妹,当年的孩子真的好乖。晚餐,看小小的孩子捧着大大的铝饭盒,蹲在檐下墙角吃饭,觉着很心酸。可是,孩子们依然很开心。吃完,自己洗饭盒。然后,一起游戏玩耍。到点了,就去睡觉。也不用老师怎样去操心管理。
      也有顽劣的学生,我的玻璃窗就被砸破过。当时很委屈,但后来就淡了,毕竟他们是孩子,犯错是可以原谅的。
      给学生排过一支舞,还去镇里参加演出。其实,那时,我还是个贪玩的孩子。甚至还和学生一起跳过橡皮筋。
      春日里,我的学生走山路来上学。他们会顺路采摘大捧的山花给我。有时,看我的小木门紧闭着。他们就把花儿竖放在门口。歪嘴小刘见了,总要调侃说又有人大清早来扫烈士墓了。随他说,反正花儿是我最喜欢的。曾经,我的学生采莲小姑娘送我一大丛兰花,足足有十几个花苞。华和松两个小家伙带我去隔溪的小山丘上挖兰花,还帮我种花,弄来青苔和白石头,铺在花丛下。被他们一捣鼓,一盆兰花还真雅致了不少。
     一个周末,和聪他们几个孩子去野餐。从安岭头上,到里泄下附近的鲫鱼背。很是开心。本来,班里组织一次野餐。学生准备就绪,可是下雨了,就没去成。半上午,雨过天晴,孩子们想去,可是我没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当时肯定是失望之极。现在想来,还是很内疚。那时的我很幼稚又有些年少轻狂。不知有没有教会他们好的东西,也不知有没有因为我的无心而伤害到他们。想来,内心还是忐忑的。
      他们中考时,我已任教沙中。孩子们依然和我亲,都端着饭盒挤到我的宿舍吃中饭,三十几个孩子都来了。
     2010年样子,我的第一届弟子开同学会,我还能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其实,开同学会,也是因了我。之前,我高中同学聚会,做了本同学录。袁正闯和我的学生朵朵是同事,碰巧朵朵翻到了我的那页。于是,她们几个就发动了同学聚会。夏日炎炎,远在宁波的峰雷约了陈伟英和柴朵朵找到了我家。 孩子们都挺有出息!海春当上了厨师,建校开大巴,伟松开了小工厂,秉彪和小芳当了老师,陈伟英做了酒店领班……还有杏华,武科,春云,永兵,雷英,英英,利君,守君,峰雷,朵朵,苏兰,小芳,伟理,春燕,芳芳……丽娜嫁到了仙居,而聪聪则嫁到了青海,远嫁的姑娘,不管你们去了何方,都祝福你们幸福安康。雷英读了初一就辍学了,她的女儿比我家女儿要大。而雷英和来帮也算是我最大的学生,比我小五岁的样子。
    只教了他们两年,没带毕业,我就调离了。孩子们开玩笑地说,如果我带到毕业,他们肯定有更多人能上高中。呵呵,孩子们长出大人了,会宽慰人了。     
      新建的围墙取代了原来的一字屋。粉墙黛瓦,一大丛青藤从墙跟的石基一直爬到青瓦之上。
       青藤下,依稀有熟悉的味道,如醇酒启封……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董村记忆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