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花绕身旁

时有落花至 远随流水香

 
 
 
 
 
 

 其他

 发消息  写留言

 
平凡女子,喜欢温暖、素净、随性的文字。
 
近期心愿花香满径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2018-7-11 18:54:15 阅读68 评论3 112018/07 July11

2018年07月11日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诗》,是一部韩国影片。
    年逾花甲的女人美子,没有丈夫。唯一的女儿,是个单亲妈妈,独自在遥远的首尔打工,把上初中的儿子留给垂垂老去的母亲照顾。美子生活拮据,靠做钟点工的菲薄收入养活自己和孙子。糟心的是,雇主是个半身不遂又变态的老头。更糟的是,她被查出患上了轻度埃尔茨海默症。最糟糕的是,外婆无微不至地照顾孙子,孙子却从不体谅外婆。沉迷于游戏玩乐,甚至和五个同班男生在化学实验室轮流性侵了一女生,导致女生投水溺亡……
     不是每个人,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张爱玲说过,生活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上面爬满了虱子。美子的袍子一点都不华美,还打满深深浅浅的补丁。
     按理,这是一部苦情戏。美子应该是个凄楚憔悴的老女人。但美子不是!

作者  | 2018-7-11 18:54:15 | 阅读(68) |评论(3) | 阅读全文>>

走马楼

2018-7-2 13:54:37 阅读7543 评论10 22018/07 July2

走马楼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南方民居,四周有走廊的楼房,叫 走马楼。
   我们的青葱岁月里,也有一座走马楼。老闺蜜老同学闲话当年,那座楼是永远的话题。
  虽然,老楼已拆,那黄泥岗上的小镇再也没有它的印迹。但在我们心底,它永远是一座城池,固若金汤。  
     寻得一张老照片,那是走马楼五十年代的样子。一张知新学堂的正面照,而在我们的印象中,更多的是楼内那幽暗的天井、四方的屋檐和凹凸不平的木楼板。
   走马楼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是公元一九八九年九月。那时,它已经是一座很破旧的木

作者  | 2018-7-2 13:54:37 | 阅读(7543) |评论(10) | 阅读全文>>

葵花开了

2018-6-24 16:07:30 阅读460 评论5 242018/06 June24

葵花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钦寸水库边上,向日葵开花了。
    朋友圈里,一波又一波的花开。
    黄梅时节家家雨,总算赶上一个不下雨的日子,出门看花。
    一湖碧水,一坡黄花。头脑里便闪现“扁舟一棹归何处,家住江南黄叶村”的句子。黄叶村要到深秋时节才能抵达,而黄葵花的山岗,绝对是这个夏天的一抹惊艳。
 

作者  | 2018-6-24 16:07:30 | 阅读(460) |评论(5) | 阅读全文>>

香袋时光

2018-6-11 7:56:33 阅读150 评论4 112018/06 June11

2018年06月10日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爱墨,是一家很文艺的花店。
托了闺蜜的福,也去很文艺地小资了一回。
 
香袋时光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2018年06月10日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作者  | 2018-6-11 7:56:33 | 阅读(150) |评论(4) | 阅读全文>>

中井 彭顶山

2018-6-10 16:11:17 阅读146 评论4 102018/06 June10

 
2018年06月09日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中井,有一眼古井。
   石凿的井圈,磨蚀出了七八瓣深浅不一的凹槽。好似一朵硕大的花,盛开在时光深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古老的水井,滋养了一辈又一辈的人。
   清晨,各家的男丁都来挑水,傍晚,各家的女眷都来洗菜濯衣。
   祖祖辈辈,用水桶木盆和陶罐水缸重复相同的日子。 

作者  | 2018-6-10 16:11:17 | 阅读(146) |评论(4) | 阅读全文>>

致童年

2018-6-4 21:51:15 阅读95 评论4 42018/06 June4

 

2018年05月26日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儿童节,朋友圈都在p童年照。
   如法炮制,也虚幻了一张童年照。
   我的童年,也梳这样的麻花小辫,但没有这样漂亮的衣服。
   我的童年,是穿着花布衫的。花棉布,花的确良。
   我的童年,夏天,穿塑料凉鞋在田间溪头翻蟹拔兔草;冬天,穿胶底布棉鞋在白霜的晒场地上跳皮筋。

作者  | 2018-6-4 21:51:15 | 阅读(95) |评论(4) | 阅读全文>>

章大宗祠

2018-6-3 22:58:37 阅读93 评论6 32018/06 June3

旧香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驿道,落马桥,惆怅溪,斑竹是个处处透着诗意的地方。
    狭长的村落,依山临水。一条古驿道,穿村而过。往俗里说,好似一支竹签窜起的烤串。说得雅些,便似一根麻线,缝成一册素简的书。
    曾经的村子,鳞次栉比的老房子,在古驿道的两边排开。一色的黛瓦柴门,黄泥墙或是青砖卵石垒砌的墙。如今,新楼渐渐建起,那些老旧的房子,也作了修葺。村子也就有了新的样子。
    章大宗祠,也许是村子里最古老的宅院。
   

作者  | 2018-6-3 22:58:37 | 阅读(93) |评论(6) | 阅读全文>>

藕花深处

2018-6-3 18:22:44 阅读122 评论3 32018/06 June3

荷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荷花的季节,又来了。
   阡陌迂回,流水温婉。
   无论向哪一个方向行走,靠拢的,都是田田的荷叶,楚楚的荷花。
   红妆翠袖,花的清香,弥漫在每一寸空气里。
 
 荷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作者  | 2018-6-3 18:22:44 | 阅读(122) |评论(3) | 阅读全文>>

夏花潋滟

2018-5-26 10:40:13 阅读26 评论4 262018/05 May26

   

夏花潋滟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一只鸟,飞过千重云,回到一棵遥远的树上。
     或许,每一朵夏花,也学着羽族的样子,逆风,溯水,回归旧年的枝梢。
      而人,却是永远回不去的一族。人是不断消失在过去的日子里的。  川端康成这样说。

   五月,我的小小阳台,开满了夏花。
    每一朵花,都美丽而生动。
    如果可以,我想把每一朵花写成故事。用镜头,用画笔,也用文字。

作者  | 2018-5-26 10:40:13 | 阅读(26) |评论(4) | 阅读全文>>

闲话连篇

2018-5-1 20:06:07 阅读112 评论4 12018/05 May1

(一)长赘肉的文字

    敲击键盘,闲写几句,算不算写作?权作是吧。

    鲁迅说,写作就像骑马,只要拽着绳子,让马跑没关系。

    拙于见识和阅历,我的马是跑不起来。信马由缰,观观花,吹吹风,能走多远便算多远。

   写着写着,便又开始忐忑。

   尤金说,别让文字恣意长出一圈圈多余的“赘肉”。一句话的意思,却奢侈地用了三五句,甚至引经据典地挥霍上两三段。一眼看去,一层又一层,全是文字的赘肉,只瞄一眼,便觉厌腻。

    年少时,喜欢画仕女图,先画高高挽起的发髻,再画上满头的花朵和金钗,垂落长长的珠坠子。大些了,还画仕女图,只是不再画得满头珠翠。仕女要么长发飘飘,只在鬓角斜斜地插一枝花;要么发髻高耸,斜插一支钗子。从繁到间,也算是在美学上进了一步。想来,写作也有这么个过程。

作者  | 2018-5-1 20:06:07 | 阅读(112) |评论(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