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花绕身旁

时有落花至 远随流水香

 
 
 

日志

 
 

我的同学  

2017-01-17 20:58:56|  分类: 岁月如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神奇的现代通信设备,感谢强大的朋友圈。阔别数十载的小伙伴,短短数日内便可召集起来。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甚至幼儿园同学,都见上面了。还有是我的第一届学生,也都见上了。
 
初中同学
2016年11月20日,周日,初中同学会。
我的初中同学,其实大多数也是我的小学同学,甚至是学前班同学。
86年到16年,三十载光阴,改变了太多人。
老同学总归是老同学。变化多大,都依然能凭当年的记忆认出来。三两句话,就回到小时候的样子,嬉笑打闹,仿佛几十年的过往都可忽略不计,我们还是那群背着黄书包,拎着铝饭盒网兜,穿着解放鞋在田埂上疯跑的少男少女。
     人生也真是奇妙,当年的我们,哪里会想到今天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生活。我们中有些人成了夫妻,俞安和慧英,看他们携手同唱《知心爱人》,真是感动不已。有些人成了姑嫂,亚珍和玉飞,亲上加亲了。志中成了汽车老板,拥有好几辆旅游大巴,这次就是他开的车。下庄的海飞,阳平,岳超,玉飞,国东,慧英都到齐了,可我们同村的施敏,燕飞,谢放没能来,只有我,志中,建明和亚珍,好遗憾。还好,同学会后,亚珍和几个老同学找到她家把她“认”回来了。谢放在杭州,没来。他妈是我的学前班老师,他在杭州读小学,在新昌读初中,户口的缘故吧?如果在今天,他肯定在杭州读书了。当年的留守孩子,可怜,好在,他姨夫是校长,阿姨也是老师。照顾的周全。谢放在知新读了一年样子,后来转学去杭州了。柘树湾的芳燕,俞安来了,叶宁没来。东庄的晓辉,红芹,鑫东,奇善,小宝来了,灿燕,小平没来。小平后来联系上了,灿燕没有,远嫁的女子,你去了何方?老同学祝你一切安好。鑫东的父亲是我村入赘东庄的,如今,鑫东又把新房子建到了我村,归去来兮,他老爹应该比他还乐吧?奇善依然那么善良厚道,我老爸一直惦念着,说我的同学看到他在走路,几次用车送他回家。我一直不知是哪位老同学,这次会面才知道说的就是他。吴家的丽丽还是大美女,志军来了,晓东,苍文,文飞,海燕都没来,希望以后有机会见上。听说文飞的孩子要嫁人了,好快!大龙的国昌,新贵,国兴都来了,国苗来不了,他读书时顽劣,欺负女生,破坏财物啥都有,后来,数进宫,前些年,又犯了命案。没有人提到他,许是大家都忘了吧?许是不愿提起,只诉温暖不言殇。大龙村好像都是男生,没有女生。龙皇堂村的瑞丰,云霞,大鹏头的梁永清是当年的学霸。云霞在南小,梁永清和唐瑞丰在宁波。金敏是同学一年的沙溪人,远在深圳,来不了,很有心,送来了全场的红酒和奖品。有个发达的同学,大家都沾光了。龙皇堂的善军,海平和耀英、小芳也来了。美兰没来。海平是我唯一去参加过婚礼的初中同学,当时,她在沙溪卫生院,我在沙中。
    老乙班的都能认识,老甲班的却人不大全,有些初三同班过,认得出。有些,当年就不熟。甲班的伟江,东林是枫树下村的。正伟是雪后坑的,晚餐同桌吃,才相认,还是同当年一样腼腆。小飞是甲班班长,又是活动发起者,和我一起进同一所高中。唐家洲的晨芳,水瑛,王家庄的晓斌还记得,因为他娶了我村的王玲玲。王家庄的伟青,也是我的高中同学,我父亲和她父亲是老同学好朋友,很有缘,却总也见不上面。此番,她又缺席。王家庄的春雨,是最善良贤惠的女子,我喜欢和这样的朋友去一起,安心可靠。高中周末,曾陪她一起在教堂听布道。同学多,拙于笔墨,只好暂以省略号结尾,来日,再一一补记……
      老师来了四个,陈斌、张松莲,唐月明和董仲义老师。
怀念恩师许学云,特别怀念他。那时的我们,生活在偏僻的乡村,对外面世界的认识,都是通过老师的讲述。在我们印象中,许老师去过好多地方,连北京和井冈山他都去过,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是个上课爱开小差的人,语文课,他在讲,我在下面画他。仔细辨认,把他脸上的每颗黑痣都描画出来,大小形状和位置都力求精准,许老师脸上痣很多,我费了不少心思。想来,当年的我也真是淘气,辜负了老师对我的厚爱。学校组织去大山之巅的眠牛湾水库野餐,许老师穿着蓝色中山装,背着个大斗笠,站在大坝上给全体学生讲当地游击队的革命故事。还组织我们在山林里玩抓特务的游戏。这样的往事,真是难忘。许老师是个亲切的人,再腼腆的学生在他面前也能方式下来。记得,一次讲课文,好像是说到一位真正的革命者,反动派想用权利,金钱和美女收买他,他却义无反顾抛头颅洒热血。当时,单纯的我们只懂权利和金钱的作用。有人当场提问,老师,美女是做啥用的?许老师说,美女也是用来享受的。老师当时心里一定被我们逗乐了,只是不好表现罢了。那个年代,小小的我们单纯得可爱。
     也怀念张雪生老先生。初三时,许老师教我们现代文,张老师教我们诗词文言文。虽上了年龄,但语速流畅,精神饱满。听他讲解《岳阳楼记》,“岸芷汀兰,郁郁青青……”很是神往。在小小的我眼里,他就是一位满腹经纶的学士。老是被叫去背书,我站他身后,他摊开书本听。有次,背到一半卡壳了,无意瞄到了老师的书本,就直接起死回生了。走出办公室,如释重负,还暗暗有点小得意。其实,我那点小伎俩,估计老师早门清了。后来,我也学会了在适当时,给学生“放水”……宽容是一份气度,也是一份爱的教育。后来,我任教沙中。张老师来沙中领取退休工资。我没及时相认,老师倒是先认出我来了。那年月,交通不便,通信也不灵。老师驾鹤西去,也没能去送一程。很是内疚。
    俞宝昌老师教数学,后来是我同事,也是有缘。可惜,这次没来,俞老师喜欢安静,不喜欢热闹。当年的俞老师,很辛苦。家乡遇大水,房子被毁,要在竹岸村建新房。他是工地学校来回跑,那时没有车,十几里地,他估计是走山路来回的。想想真是不易。教学也多少耽误了些吧?俞老师人特善良,小调皮们没少在课堂上使坏。
   张国强老师当年是大帅哥,后来辞职下海了。只记得他很凶,一口奉化腔。辞职前,他每节课让我们自习,不教授新课,我的力学是自学的,好难懂,他当时该是和学校赌气吧,可受委屈的是我们学生。那 时候不懂老师为什么在一边干坐着,不给我们讲课,现在想来还耿耿于怀。 不过,张老师在前几届学生中是有口皆碑的。为学生的升学还去教育局请命。张老师后来英年早逝,很是可惜。我初一的英语老师潘成秋嫁给了他。逝者如斯,望陈老师节哀顺变,一切安好。
     陈斌老师,是初三的班主任。很凶很凶,大家都怕他。我那时还算一学霸,但老被留学,因为班干部说我自修课讲空话。记得,有一次,他酒足饭饱才想起我们还在教室吧?也记不清了。我和另外几个可怜虫是摸黑回家的。但我化学成绩不错。因为中考成绩,高中当了化学课代表。一天早上,他在路上问我要不要吃氢氧化钠。我一头雾水。我说,氢氧化钠有腐蚀性的,不能吃啊。他说你给别人吃氢氧化钠,自己不吃?接着,我就挨批了。在作业中,说有人胃酸过多,给他吃什么?我想,盐酸和氢氧化钠反应生成氯化钠和水,多好。看来,陈老师会玩冷幽默。
     俞伯和老师是校长,下庄人。陈英老师是他爱人,很优秀的数学老师。俞校长上社会发展史,和现在的社会课相比,要简单些。照本宣科即可。俞老师偶尔会有些结巴,结巴时他会压低头,眯起眼,手指往斜上方指,然后,就又能接着讲了。
     英语老师换了三个,潘成秋,张松莲和梁卫燕。前面两位老师都是代课的,好在,那时英语教材简单,老师也是拼尽全力教我们。梁老师是从知新调来的,是张雪生老师的儿媳,她娘家就在龙皇堂。那时,孩子小,方便照顾吧。初三这一年,我的英语进步了不少。刚来时,是短发,有些泛黄。后来,烫了个头,还染色得很黑。有种大变身的架势,到今天,记忆犹新。她教了一年,就又调走了。看来,师生一场,也要有缘分。估计,调去了外地,这次,同学可能也没能联系上她吧。
     董仲义老师,那时是小学老师。赶上张国强老师下海,临危受命。那时,对中师毕业的他,真是难。边学边教的吧?学生也不听话,叛逆期的男孩子最爱挑衅像他这样的小青年,课堂战争也爆发了好几次,他肯定头痛不已。董老师还接任了张的团委书记职务。全校就我们不到十个团员,他带我们去宁波春游,第一次让我们感受到了大都市的风情。此次聚会,他还提到过此事。想来,对他来说,也是难忘的。
      啰啰嗦嗦写这么多,都是因为久别重逢的喜悦。久别重逢,此生便不再忘记了。
 
同学会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我的同学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我的同学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我的同学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我的同学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高中同学
 高中同学会,是2007年开的。那时没有微信,只有qq,还在,公安局里的警察同学,在档案里人肉了所有同学,一一联系,最后,老1、2班聚到了一起。
也翻出新旧照片,放在一起。
同城生活,却总也没能见上几个。好在,有闺蜜孟飞在,每次小聚都记得叫上我。小姐妹成了老姐妹了,一起回忆当年走马楼上一起吃咸菜和番薯片的生活,虽苦却也有滋有味。青春年华,有一群人一起见证和保存,真好。
 
 
同学会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同学会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同学会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同学会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学同学
那一年,本打算在正月初四聚会新昌,可惜,大雪封道,只好作罢。
后来,一直没开成。山高路远,人少势单力薄。
大学27人,加两位编外的。四个男生,其余都是女生。94年毕业,二十多年没有谋面了。有些人去了异国他乡闯荡,走得太远,估计见不上了。好在,有了qq,Wechat,都有了联系。见面也容易了。
年底,周莉携夫游新昌,老同学陪游了一番。晚上,新嵊同学小聚老根饭庄,共度平安夜。
孩子们都大了,自己也都还能自由走动甚至跑跳。中年空巢,也是一种自由的开始。有生之年,多几次这样的聚会吧。  (张海江,赵玉立,周莉,刘群芽,王伟芳,胡军霞,朱彩英,魏琰珺,钱余,许丽萍,马晓萍,钱金金,王哲平,陈合康,求爱萍,张春莲,黄蕾,宋国芳,屠飞科,姚永江,魏峰,叶兰,俞海媛,倪彩霞,高国娟,石晓容)看着照片,名字都能记起。相信,见面也不会陌生。
还保存着410寝室合照,七个人,依照年龄排队,从大姐一路到七妹。希望有一天,还是我们七个,还是这样的队形,再来照一张。
 
同学会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同学会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同学会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同学会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