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花绕身旁

时有落花至 远随流水香

 
 
 

日志

 
 

大盘山花溪  

2013-04-15 23:08:39|  分类: 愚人走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14日,登磐安大盘山,游平板溪。

   与磐安相邻而居,但由于同属山区,重重山水阻隔,交通不便,往来甚少。所以,对磐安几乎没什么了解。这次驴行,算是有了些认识。

      车子走的是高速,经东阳绕道到磐安。我们在一个叫“光明”的村庄下车。村庄四面环山,山上有竹林,山下有农田,村内有平坦的水泥大道,新起了好多楼房,但依然保留了好些老房子。路旁有座光明大会堂,楼顶上有“东方红”三个大字,从正面看过去,楼面好似一座牌坊,见证那个轰轰烈烈年月的风雨故事。也有黄泥灰瓦的旧民居,檐下还晾晒着自制的火腿,在阳光下那色泽和香味很是诱人。想起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来,这真是“时间的味道”啊!屋边零散放置着些蜂箱,想来当地人都喜欢土蜂蜜。随处可见家养土鸡在悠闲觅食,还有人家养了火鸡,尾巴也能开屏,刚要按下快门,那家伙转身躲入树丛,只拍到了个背影。看来,这里的人们更懂得享受自然享受生活。

   磐安的山大都边缘陡峭,而山顶开阔平缓似高台,山间溪流纵横,峡谷连绵,瀑潭成群。“群山之祖”大盘山更是如此。从山脚抬头看,就是些树木茂密的山,很平缓,特别普通,没有什么奇峰独秀的景色。而走入山里,则遇见了溪流、山石和陡坡。攀登后才体会到山的高度。林外艳阳高照,而我们却躲过了太阳的炙烤,在林荫道里行走,草木散发出阵阵清香,鸟儿在山涧鸣叫,花儿开在草间。清风扑面,登山的热汗在顷刻间就消散了。山上物种颇多,有好些花草树木以前几乎没见过。在同行人口中,认识了一些草药,其中有一棵就长在我们休息的松树下,叫“西瓜皮”。那厚厚的绿叶子倒是挺像西瓜皮的,很有意思。大盘山的稀有物种“七子花”和“香果树”,我没见到,不过,即使见着了,我也认不出来。可惜,要是能和一位懂植物的行家同行就好了。

     在“腾云宫”午餐。那地方过去应该有个古庙,但现在已经看不出了。几排简易的房子,是驴友可以订餐的农家乐。柴火灶头上是热气腾腾的猪手炖黄豆,可惜我们没订餐,是为后面上山的客人准备的。那大叔很认真,不让我们在树荫下烧火,当时烧了一半,炉灶火烫,移动不便,但他就是不通融。我当时很是恼火,但还是就范了。后来想想是自己做得不对。于是,在大太阳底下烹制简易午餐。餐后,去看一个山顶湖泊。其实,只是个浅水塘而已,小蝌蚪和鱼儿在清水里一览无余。但边上的碑刻却告诉我们这是四水之源,很不简单了,这曾是火山口!真是真人不露相。然后下山,穿过柴草丛生的小路,再穿过大片的竹林,地下是厚厚的枯竹叶,下山的道路就成了“滑道”。到了山坳里一个古朴的小村落,房子都是旧式的木质结构,“农业学大寨”的红字还残留在泥墙上。两位老人坐在家门口扎竹笤帚。靠山吃山,这也许是他们干了一辈子的营生。度过了最艰苦最热闹的岁月,然后剩下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守着老屋,守着他们的老手艺。问他们笤帚多少一把,说4元,不会吧?我们这边要十几元一把呢!老人一脸的平静,依然那么专注地扎他的笤帚。在一户人家走廊上看到了两盆兰花,是九头兰,开着玲珑的浅绿花朵,想是从附近山上挖到的。

   继续前行,就是走大路了。我们已经进入了花溪风景区。走过吊桥,探寻“双瀑争潭”的风采。花溪和栗树溪相交会合,溪水注入深潭,形成交叉的两个飞瀑,落差10余米,水丰季节则二瀑合一,倾泻而下,汩汩有声,气势壮观。

   然后,缘溪而下。不经意间低头,看到溪水竟然在大块的大理石板上流过,原来,平板溪就是这样的。再往下走,溪面就更宽了。经专家考察后确认,平坦河床为一亿年前中生代火山喷发产状近于水平的似层状流纹岩,为世所罕见的自然奇观。

   见过水流翻滚,卵石铺底的溪,或是清泉石上舞的溪,却从没见过这样安静的溪流。溪床平整,浅浅的溪水贴着石面缓缓抹过石面,那么安静,让你听不到一点水声。阳光投射下来,石上便出现了金色的波纹,站在溪边,眼前好似铺着一道金光闪闪的锦缎,又好似临着一面铜镜子。岸上有很多大嫂阿姨在兜售草鞋,赶紧买下穿上,踏入溪水中。水刚好没过脚背,水温柔地缠绕着脚趾,石轻轻地按摩着脚底,有种说不出的通透舒服。一处溪段,水上架起长廊,满架的紫藤花垂落下来,下面安置这一个个小小的秋千。抬头是花,低头是水,在这花和水之间轻轻摇动秋千,太享受了!一只蝴蝶停落在女儿的脚尖,让她惊喜不已,翘起脚尖不愿放下,身旁蝶儿飞走。在水里久久徜徉,不愿上岸。可最终还是被催促换鞋离去。

   溪水还在流,下游有很美景致,一条瀑布从高10米的断崖上泻入潭中,飞珠溅玉。石壁刻有袅袅的字样“斤丝潭”。传说此潭深可悬丝一斤而名,其水终年不涸。潭侧一石横于潭内,将潭一分为二,外潭形如扇,水较浅,可涉足登上横石,目睹内潭全貌。据说最为奇特的是有时无雨而突然涨水,有时潭水又会突然翻滚,却没人知道原因。自然造物总是这样让人捉摸不透。

    意犹未尽,于是,出景区的路没有坐电瓶车,而是沿着盘山公路步行半小时到停车场。虽然劳顿不少,但一路有自然美景相伴,仍是很值当的。

 

花溪1

岸上的花树有多美

水里的花影就有多美

 

花朵在枝头

阳光和清风呵护着她

花影在水里

石板和清水托捧着她

 

花是个被惯坏的孩子

纵身一跃

弄碎了花的影子

 

花溪2

花在头上

水在脚下

秋千悬在中间

轻轻起 轻轻落

我和蝴蝶一起翻飞

足尖踢起片片水花

 

花溪3

花溪是张大床

平整光滑的石床板

绵软轻柔的水被子

静静躺下吧

和花的影子同枕共眠

 

花溪是面铜镜子

放下你的影子

轻轻漂洗吧

洗掉一路烟尘

水里就多出了一尾快乐的小鱼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花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花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花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花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扎竹笤帚的老人)

 

大盘山花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火山湖)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花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西瓜皮)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花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花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花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花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斤丝潭)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大盘山 平板溪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