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花绕身旁

时有落花至 远随流水香

 
 
 

日志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2013-01-27 14:52:55|  分类: 愚人走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道悠悠  过客匆匆

    盐帮古道,是一条长长的飘带,缠绕在山腰。那次登上水帘尖,看到对面山腰的“飘带”,搞不定到底是水渠还是山道。这次随驴队行走,总算是解开了心中的谜团。放眼青山延绵,我们的先人,跋山涉水在盐帮古道上负重前行,他们的汗水滋润了多少季的凄凄芳草?那些勤劳勇敢的先辈,已经走得太远,我们遍寻不得。只有古道上那些被脚底磨光的石头,在太阳下熠熠生辉。道旁,时有石砌四州堂,供行人歇脚。我们也称之路廊。或许,很多的行者就是在这样简陋朴实的檐下相遇相识相知,就如当年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一处石坎,褐色的粗藤攀附在石块间,缀着肥厚的椭圆形绿叶片,上面挂着很多拳头大小的绿果子。记得小时候大家都叫它“乓蓬”,和驴友一聊,发现他们也这样叫。据说,可以做“木莲豆腐”,但上网查了一番,发现它不是木莲。

   我们从青宅出发,经绞头登上水帘尖,再折回古道,经结局山,下山至里家溪,然后,循溪水探路而下,经赤岩,到丹坑。用双脚丈量了三十多里地,和我们的先人相比,实在算不了什么壮举。但一路走来,看苇草在清风中摇曳,看白鹭在水云间展翅,听溪水在山涧叮咚作响,听鸟儿在枝头婉转鸣叫,闻山风中阳光下草叶和泥土的清香,醉了!美了!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青山依旧在 我还来砍柴

遇见两位砍柴的老人家。一位是在水帘尖下的山脊上,一位是在里家溪村边的溪岸上.和她们搭话,都是很善良的老人。“砍了柴可以烧饭”多么朴实的生活哲理!时代在变,砍柴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老人还是信守自己的简单快乐的生活,用柴火灶头为家人烹煮可口的饭食。向老人致敬!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客来惊山鸟  时鸣水云间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那些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人去楼渐空

    很多的老屋,如在太阳下闲坐的老人。所有的风霜和浮华都已一一经历,如今,一切都已淡去.只留存一份平静从容。摸摸脚边的老狗,抽一根老烟,然后,看烟气在阳光里袅袅散开。老屋都是木质结构,外墙下半部分是石块砌成的,上半部分是砖砌的,也有泥墙的。有四方或圆角的窗子。如今,很多人都去了山外,还有些人起了新的水泥房,老屋就被冷落了。老屋极像素色布衣的老人,在冬日暖阳下,静静守着,细细回味如烟往事。很多的老屋,已经年久失修,或许下一个雨季来临时,也或许是在下一场台风过境时,就会轰然倒塌。那些离开老屋的人儿,会不会在时光的缝隙里,暂时抛开那些尘世的纷扰和浮华,回到老屋的窗口,追寻曾经的风景?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清清溪水 随你同行

   循溪水而行,很不易。路在脚下,要靠我们自己去探寻去开辟。绿水围绕青山转,而我们的追寻之路却是被溪水牵着忽左忽右。从水的这边,踏着水中的石汀步往那边走。好不容易过去了,走了没多久,遇上绝壁又要往这边过。愈往下行,水流就愈湍急,脚下打滑,很多人都不幸落水。还好,只是湿了鞋子和小腿处裤管。我女儿就三次落水,可她还是乐呵呵的,说脚走得太热,刚好凉快凉快。有几处,我们是在岩壁上行走,还从岩壁下的灌木丛、小竹林里穿过,在溪水上来回穿行十多次,多亏了同路勇士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大家才闯过了道道关口。

   溪边沙石间的小水坑里游着很多小蝌蚪,还有成团的蛙卵。都说是癞蛤蟆,不是青蛙。这个时节,青蛙还在冬眠。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开心驴行人
 
本次驴行的发起者是太阳。A man as bright as the sun!同行还有月光、希望等人!他们是我们的领队,也是我们坚实的靠山,能有这么快乐的户外之旅,真要好好感谢他们!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a narrow escape   我的鞋子(惨了)我的脚(没事

 

经过一处石坎,要往上爬。为了护持一下同行小男孩,我在旁边草地里踏了一脚。男孩顺利爬上去了,我却感觉左脚下有异样,脚有被夹紧的感觉。当时第一反应就是用手指一拨脱得鞋子,脚出来了,但我的鞋子却被夹入泥草团中。我惊叫,什么东西咬住我的鞋子了!后面人说,怎么可能,陷进泥里了,拔出来不就得了。她帮我拔出鞋子,不想拔出了一个大铁圈来。有人说,这是野猪夹子。好险啊!听说过被野猪夹夹残的,甚至有被夹子夹住而流血致死的。看来是我命大!路上,经过将军庙时参拜过,想是受将军的庇佑我才躲过了此劫!多亏勇士们出手相助,我的鞋子也被解救出来了。鞋面有些破损,但还能穿。我就免去了打赤脚回城的狼狈!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a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古道驴行 青宅--丹坑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