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花绕身旁

时有落花至 远随流水香

 
 
 

日志

 
 

过客匆匆  

2009-01-10 17:46:59|  分类: 愚人小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老屋信箱取回最后一期杂志。过道中的穿堂风吹得我鼻子发酸。老屋与我的最后一点联系也终于断了。每次路过,总会放慢脚步,总会不由自主地看一眼那些窗门。会不会还有人在窗前独立,听雨的声音,看风的游走,或是和玻璃中的自己对话?

     成家前, 在很多不同的地方住过。一次次入住,一次次挪窝。记得刚工作时,偏僻的山村学校,条件自然艰苦。低矮的泥瓦房,粗糙的小木门,有扇小窗正对着远处的人家和几丘小山,门前有几树单薄的桂花,冬天时也能开出淡淡的小花。房子真的很旧,每有“屋漏偏逢连夜雨”,总免不了要“拥被而泣”。可这是我的窝,我费心地装扮着,布帘,壁挂,野花干草伴我度过一个个山村寂寥的夜晚。离开那个地方后,我曾回去过。发现我住过的小屋因为筑路而被拆掉了。仅留一墙,还飘着些我当年贴着的纸片。从此,就不曾回去。前些日子,看到一些“驴友”去那里拍回的照片,青山,溪流,古树依旧,卵石小径,摩崖石刻还在。而我当年的小屋就只能在我的梦中了。

      随后,我住过七十年代的旧水泥房。一道布帘隔出厨房与卧室。窗外是一道围墙,围墙外是条机耕路,想两耳不闻窗外事都难。楼下有棵老柳,还有些石榴,五月间花事正浓时,我喜欢闭着眼迎一脸阳光从底下走过。后来听说,学校扩建,所有的旧屋都已拆去,我的小楼也夷为平地了。我一直没能再走进去过。唯一一次坐车路过,发现学校早已面目全非了。

      接着,我住进了一座古老建筑。住上了大殿东侧一间木质厢房。铺上地毯,贴上很田园的墙纸,我的小窝圈出来了。推窗满眼的古色古香。山风拂过树梢,隔断山下街市的喧嚣浮华。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而今,我早已不在那里讨生活了。可缘份未尽,女儿去那里学琴,我就屡屡故地重游了。很庆幸,小楼还有人住,小楼没空。

    夜深人静午夜梦回,那些我停留过的所在总会隐现。其实,对它们,我不是唯一的访客。在我之前或之后,还住过很多人。不知道他们是否也会想起那一方曾为我们挡风遮雨的角落。岁月匆匆,过客亦匆匆,只有梦还牵在原来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