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花绕身旁

时有落花至 远随流水香

 
 
 

日志

 
 

走马楼  

2018-07-02 13:54:37|  分类: 他们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马楼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南方民居,四周有走廊的楼房,叫 走马楼。
   我们的青葱岁月里,也有一座走马楼。老闺蜜老同学闲话当年,那座楼是永远的话题。
  虽然,老楼已拆,那黄泥岗上的小镇再也没有它的印迹。但在我们心底,它永远是一座城池,固若金汤。  
     寻得一张老照片,那是走马楼五十年代的样子。一张知新学堂的正面照,而在我们的印象中,更多的是楼内那幽暗的天井、四方的屋檐和凹凸不平的木楼板。
   走马楼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是公元一九八九年九月。那时,它已经是一座很破旧的木楼,粗陋的木格笼床挤满每个房间,楼上住女生,楼下住男生。小格的厢房里,还住了一些青年教师。第一次带着铺盖卷踏入走马楼,很惊诧。因为它的庞大结构,也因为它的老旧样子,颠覆了我对学生宿舍的概念。
    现在想来,走马楼特别像一首老旧的轮船,引渡青春迷茫的我们。
   此后,走马楼的如烟往事,有多少人还在细细盘点、逐一回味?答案是,很多很多人。
印象一 楼上楼下
   青春期的男生女生,住楼上楼下,隔了一层薄薄的木楼板。 熄灯铃响前,是走马楼最热闹的时候,楼上楼下,端水上楼的,下楼跑厕所的,还有窜寝室闲聊的……木楼板咚咚咚、嘎嘎嘎,那谁谁撞了谁谁也是常有的事。寝室内也常常闹腾着,有时候楼下男生喊话,楼上女生回话,反正不是同级同班的,也不知那些人长啥样,声音倒是听熟了。有时,还对上了歌,你唱一句,我和一句,好不热闹。
  某女生常在熄灯后洗脚,发出叽咕声,楼下男生调侃说又在洗萝卜了。突然某天她请假不在,楼下人反倒不适应了,问,今天咋不洗萝卜了?
    也常有事故发生,楼上的水漏到楼下,引发战事。一日,又有情况,楼下男生用竹扫帚柄猛戳楼板,不想又稳又准地戳中了洗脚盆底下的楼板,水盆直接翻了,水从楼板破洞和裂缝飞流直下。于是,楼下的被子就湿了。官司就打到生活老师那里去了。好在,寒门学子,都是些善良厚道的人儿,一笑泯恩仇。多年以后想起,还是很美好的故事。
印象二  接水
    晚自修下课,奔往寝室,目的只有一个。带上脸盆或水桶,排到自来水龙头前接水。去晚了,就成了长龙的尾巴。水接回来,就挤在简易的下水棚边刷牙洗脸,剩余的水放在床下,留到早上梳洗用。冬天,去食堂打一壶2分钱的开水,掺和着冷水一起用。
   洗刷的水,从楼上直流到天井水泥地上。于是,那地面总是湿漉漉的,泛着幽幽的绿苔。不知情,一脚踩上去,人就滑溜出去了,还引来围观和哄笑。人口如此密集的楼,只有这块地方是雷区,无人敢进。
    洗个衣服就更不容易,浸泡衣服要排一次队,漂洗衣服要排好几次队。有时候,也去镇政府的井边洗。但要在水桶上系一根绳子,要学会让桶一抛下去就灌满水再用力往上拉。而我,常常是塑料桶不听话,老是浮着不进水。好在,总有认识或不认识的同学帮忙。
印象三  臭虫、老鼠和 毛毛虫
   臭虫,大概是最温柔的。晚上叮人时,觉察不出。第二天醒来,皮肤上就出现圆圆的红点,胭脂痣一般,不痛也不痒。等出现好多红点时,就有些慌了。同学说是臭虫咬的。不觉,心里更瘆得慌。什么样的虫子?红色的蠕虫?想着就恶心。玲同学胆大心细,用缝衣针从木床缝里扎出暗红的小昆虫,小豆子那般大,有翅膀。那就是臭虫,还好,也不算是面目可憎。
一座楼的人,在这里睡,在这里吃。从各家背来的米和咸菜,吃剩的饭菜养活了庞大的老鼠家族。硕大的老鼠,有时候会大摇大摆出现在楼板上,有时候在屋栋上嬉戏狂闹,有的更猖獗,晚上睡觉时从一床床被子上疯跑过,所有的女生都是一声尖叫迅速缩到被子底下,久久不敢露脸。
大风时,瓦缝里会掉蛛网尘屑,但这都不算什么。大热天,瓦缝里掉毛毛虫才是最恐怖的。晚自修回寝室,一座到床上,手上便辣辣地痛,那时毛毛虫掉到席子上了,用手电筒一照,好几条虫子在席子上游走。更有一次,一条毛毛虫直接掉进了我的领口,接着是我那杀猪一样的惨叫。 那样的日子,清凉油,是唯一的救星。
   臭虫、老鼠和毛毛虫也都是房客,守着走马楼和我们同甘共苦。
   那年那月的我们,很坚强,从不喊苦,也从没觉得有多苦。流完泪依然可以开心地笑,淡饭咸菜霉豆腐也可以狼吞虎咽。 怀揣梦想的岁月真好!少不更事的我们,特别可爱!
印象四 半夜如厕
    人有三急,而走马楼是没有厕所的。
   急了,要走好长一段路去西边的一个简易厕所。
   月黑风高,起夜。脚步声在木楼板上的吭吭回响,心里便开始发毛,然后,摸索着下楼梯,绕过狭窄的走廊从走西边偏门出。那条略略下坡的小道,一边是野草杂木,一边是围墙。墙外是镇子里的民居,墙砌得很高,但仍然觉得会有什么从那边探头过来,心里怕,不敢抬头看,但不看又不放心。步步惊心啊,有时,连一只老鼠在杂草间的跳动声都会把人吓得一路狂奔。厕所是最简陋的,男女各半的那种。夏日里,会生很多的蛆,往上爬啊爬,爬得满墙满地都是。那情景,恐怖、尴尬……不堪回首啊!
   我相信,那些小小的磨难,不是生活为难我们,而是为了让我们历练得更强大,更能经事。一切的安排,都有它的道理!
印象五  睡前八卦
    和现在的小女生一样,那时的我们也八卦。明星的、某男生某女生甚至某某老师,都逃不过八卦网。值周老师来了,有电筒光和楼板上的脚步声报密。一帮人就装睡,连假鼾声都会搞出一两声。警报一解除,八卦立马继续。有一日,某老师居然秘密出行,没有电筒光,也没脚步声,等靠窗的人觉察,人家已经聆听多时了。靠外面的人轻咳一声,不吱声了。靠里面的人却正讲到兴头上,毫无察觉。那一刻,感觉空气好凝重。最后,还是老师见好就收,发话阻止了八卦大会的继续。老师没严厉批评,说不定还听得津津有味吧?哈哈。
印象六 坠床记
   一天晚上,刚入睡。朦朦胧胧听得一记闷响“蹦”,惊醒,不觉有什么异常。刚又闭上眼,听到有人在下面“唉哟”了一声。和我床头床尾相连的芳同学床空了,连人带被从上铺滚落到了楼板上,大约也是在睡梦中被摔醒的。所幸,人安然,被子没扯破,楼板也没开裂塌陷。想来,老旧的走马楼是福祉,庇佑着我们。
印象七  开夜车
     熄灯后,那泛着黄晕的灯泡一灭,手电筒就上场了,夜车就开动了。特别是期中期末考会考高考迫在眉睫时,人手一筒,那架势有点像今天的人手一机。板壁漏光,很容易被值周老师抓个现行。于是,就潜伏在被窝里,被子薄的,会透出一个圆圆的亮斑。好似一群深海里的鱼,在各自的礁石上悄悄觅食。对那时的孩子,电池也是一项高消费,得节约着用。所以,一般都是用来复习功课的,好些历史地理政治知识点和英语单词都是在被窝里消化的。偶尔,也看点课外书,写几句日记,或者写封信。在被窝里,仰卧、侧卧、俯卧,换着姿势看书写字。觉着憋闷了,就露出头透透气,再缩回去。也有特别会来事的,四个人撑着条毯子,像是搭个帐篷的样式,钻在里面亮个手电打扑克。太会消遣了!我没尝试过,还算是个本分孩子吧?
……
    遗憾的是,竟然找不到任何一张走马楼内部场景的老照片。别处的走马楼,式样相似,但总归不是我们的那座楼。
   看来,此生,只能在记忆里一遍又一遍描摹它的样子了。
 
 
走马楼 - 愚人码头 - 落花绕身旁
 
 
  评论这张
 
阅读(7561)|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