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花绕身旁

时有落花至 远随流水香

 
 
 

日志

 
 

就此别过  

2010-12-27 21:54:46|  分类: 想到就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养了只小仓鼠。灰色的皮毛光滑柔软,很机灵的小东西。出来活动、觅食后还能自己回到窝里,很乖巧。女儿一回家就逗着它玩。那天早上,一觉醒来,小东西不见了,急得女儿和奶奶到处找,结果,竟然躲到了女儿的拖鞋里,还把新拖鞋啃了两个洞。小东西给老人和孩子都增添了不少乐子。可周五早上,这小东西突然死了,女儿伤透了心。早上上学前,把它埋在楼下花坛里,还露出红色盖子不忍埋掉。放学回家,她就直奔花坛,结果那装着小仓鼠的罐子已经被清洁工清理掉了。她顿时嚎啕大哭,我劝了很久都没用。

     来是偶然,走是必然!或许,和小仓鼠的缘分就那么短短几日!

     该走的总是要走,强留不得!

     2010年的第一场雪,家族中的又一位老人撒手西去。我的堂伯母,嫁入谢家,生儿育女,操劳持家,儿孙满堂,恶疾缠身,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该完成的都完成了,这次,她是真的走了。那天,阳光暖暖地照耀着,村后的小山坡,一边是被修剪得很低矮的茶树丛,一边是丛生的灌木。积雪融化,灌木丛中,是众多的坟茔,安息着我的很多亲人。生活了一辈子的小村庄就在眼底,能在这样一个地方安息,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慰藉。  

    村上说,死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我想,如果生是用实线勾画的,那么死是虚线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